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四川省司法鉴定协会 028-86665645

四川省司法厅鉴定管理处028-86512857

子菜单栏

博客详情
当前位置: 首页> 博客详情
“福尔摩斯”周廷萱73岁仍在鉴定一线 “交通司法鉴定是技术活也是良心活”
专栏:学术交流
发布日期:2019-09-27
阅读量:142
作者:四川法治报
收藏:
周廷萱说:“交通司法鉴定不仅是技术活、科技活,需要专业严谨、去伪存真,更是一门良心活,想人民群众追求道路交通安全所想,急人民群众对道路交通事故公正处理所需。”案卷几经各级法院审核,鉴定结果全部采信。

    周廷萱说:“交通司法鉴定不仅是技术活、科技活,需要专业严谨、去伪存真,更是一门良心活,想人民群众追求道路交通安全所想,急人民群众对道路交通事故公正处理所需。”

  截至今年6月,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到3.4亿辆。但在70年前新中国成立时,我国甚至不能独立制造汽车。随着“一五”计划实施,1956年,新中国生产出的第一辆汽车——“解放牌”载货汽车才驶下总装配生产线。

  随着汽车增长,交通事故多了起来,交通司法鉴定也应运而生。上世纪80年代初,我省开始自主研发汽车,需要一系列检测,当时的四川工业学院(现西华大学)成立了四川省汽车产品试验站,这也是本文主角——四川西华交通司法鉴定中心的前身。目前,该鉴定中心承担了全省各种重特大交通事故案件涉案车辆技术鉴定与取证工作。

  今年73岁的周廷萱,是该鉴定中心年纪最大的鉴定人,现在依旧在鉴定一线。“成立汽车产品试验站时我是最早的试验检测工程师,公安、车管所等使用我们的检测结果还只能叫‘专家意见’,到了2005年司法厅批准设立司法鉴定所,我们出具的检测结果才叫‘司法鉴定文书’。”周廷萱说,交通司法鉴定就是交通事故背后的那双理性、冷静而睿智的眼睛。

 

技术活 需要经验积累

  接受采访前,周廷萱刚刚处理了一起奥迪汽车疑似转向助力失效的鉴定案件。几十年来,他带队或参与重特大案件现场勘验鉴定案件4000余件。

  2009年“6·5”成都公交车燃烧特大交通事故案件,就是周廷萱团队对燃烧车辆进行的全面技术鉴定。“27人遇难、74人受伤,社会关注度极高。当时最紧迫的就是要通过勘验找到两个答案:一是为什么燃烧,二是燃烧是否是公交车自身问题。”周廷萱告诉记者,引发车辆燃烧的可能性很多,包括漏油、漏电、刹车片或轮胎迅速升温等,要一 一排查。“我们去了8个人,分4组,光是漏电问题就排查了两三天。”周廷萱说:“首先是蓄电池,要检查保险片有没有烧断。然后是线路,如果电线裸露接触车身的话,接触处就会出现熔点,我检查了全车,没有发现熔点。最后与警方调查相印证,确实是人为纵火。”

  说起勘验难度最大的交通事故现场,周廷萱认为要算2011年雅江县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载有17人的自卸货车从陡峭山路上坠崖掉落江中,17人遇难。“货车从江里打捞出来,但是悬崖有两三百米高,拉不上来,我们只有下去检查。悬崖上没有路,我们是手脚并用爬下去的。”周廷萱说,他们在崖底江边拆解、测量了车辆安全部件,为了在悬崖上找到车辆滚落的碰撞点,并与碰撞痕迹对应,团队在崖壁上挂了两天,来回爬了几十次。经过鉴定,车辆因年久失修,右边刹车几乎失效,当时行驶在碎石路上又是下坡急弯,制动器单边制动导致了翻车。”爬悬崖的场景,周廷萱历历在目,而那一年他已经65岁了。

  为什么如此高龄还要坚持在一线?周廷萱说:“交通司法鉴定是一项技术活,需要经验积累,我希望能在能跑能动时多带带年轻人,把经验教训都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少走弯路。”

 

科技活 综合手段引入

  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交通司法鉴定除依靠个人经验技术外,也引入了声像识别、电子信息、无人机勘查、仿真技术等综合手段。在影响很大的“孙伟铭酒驾案”鉴定中,周廷萱团队精准地完成了涉案汽车的安全与痕迹鉴定,还突破性地在四川首次运用视频资料精确计算出了肇事车车速。案卷几经各级法院审核,鉴定结果全部采信。鉴定文书已随案卷入选最高法典型案例库。

  2008年12月14日16时,孙伟铭参加完亲戚寿宴,无证醉酒驾驶别克汽车将父母送到火车北站,随后驾车沿成龙路前往龙泉驿,途中发生事故造成了4死1重伤的惨案。“接到鉴定委托时,也不知道最后案件会有这么大影响,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鉴定尽全力还原真相。”周廷萱说道。

  事发过程究竟如何呢?很快,周廷萱团队进行了精密的测量计算,运用photoscan、pc-crash等软件进行了事故再现分析,还原了所有涉案车辆运行轨迹及车体形态。当时,孙伟铭驾驶别克车,与正常行驶的比亚迪车发生追尾。孙伟铭逃逸后行至卓锦城路段时,越过道路中心双实线,与相对方向行驶的长安奔奔车猛烈相撞,奔奔车失控后冲向左侧绿化带。随后,别克车又与奔奔车后面的奥拓车相撞,接着又与一辆蒙迪欧车发生擦挂,与一辆QQ车相撞,最终造成奔奔车上乘客4人死亡1人重伤。

  事发过程清楚了,团队还要查清一点——孙伟铭驾车行驶的速度。周廷萱告诉记者:“他时速达到了134-138km/h,而那条路段限速60km/h。”周廷萱团队通过事发地一段民用监控视频测算出了孙伟铭的车速,原理并不复杂,就是通过时间和距离的公式算出速度,但这是我省第一次运用视频监控来测算车速。“现在,无人机技术引入后,更是大大缩短了现场拍照测量的时间。”周廷萱告诉记者,2018年春运期间,成都绕城高速上一辆货车与小轿车相撞,团队使用无人机航拍勘验,仅10分钟就解除道路管制,恢复通行。

 

良心活 在于防患未然

  进行交通司法鉴定,弄清楚事故发生原因,它的意义不仅在于事后的亡羊补牢,也在于防患于未然。2008年9月13日发生在巴中市的大客车坠崖致51人死亡的特大交通事故就是如此。“51条人命啊!”越是见多了事故,周廷萱越是痛心:“出事的一辆12米长的大客车,从巴中前往宁波,事故原因是多元的,超速、操作不当等,还有一点是在急弯窄路下坡时车身后部擦到山壁。那段路根本不适合12米长的大客车通过,经测算我们建议超过9米的客车都不要走这条路,同时在转弯处设反光镜,这些建议后来都被采纳了。”

  周廷萱介绍说,长期以来,四川西华交通司法鉴定中心定期统计事故类别与案发规律,研究事故发生原因,及时向政府和相关部门提交事故预防整改建议,建议得到了有效采纳。

  雅西高速通车初期,一些驾驶人在事故后反映紧急避险车道“不管用”。经过实地考察测量,周廷萱发现:“雅西高速上常有雨雪天气,又有多段长下坡路段,还有大量货车经过,紧急避险车道应加长,同时在铺设选材上应选择让开进紧急避险车道的制动失控车辆的车轮更容易空转下陷的碎砂石。”这些建议后来均被采纳。

  现在,四川西华交通司法鉴定中心成立了国家车辆事故深度调查体系西华大学工作站,成果不仅运用于道路设施修改完善、缺陷汽车产品召回、标准制定修改,还延伸到前端开发环节,作用于汽车产品安全性改进。

上一页:找不到相关信息
下一页:从指纹、笔迹、章痕等中还原真相 文痕鉴定“高龄”团队的故事